「想你,一朝醒来已是秋」

小说看了两遍,动漫目前出的看了两遍。一些细节看了无数遍。

文 / 珍珠海 

一开始是狂热,迷恋,进而忧郁。

合上手机,不免一阵欢喜。终于看完了啊……

因为我也曾傲如骄子,所以我太懂得魏婴。蓝大说他“少年心性”,蓝二说他“年少轻狂”,知道他的人懂得他的正直善良,他自己也深知“别人嘴上都说我的不好,心里却喜欢着”,而他的骄傲也并非空穴来风。

中间的种种太过揪心,唯有结局能令我长吁一口气。毕竟这第二世,终究是在一起了~

魏婴狂妄邪媚,蓝二清冷俊美,如果是我,我也会喜欢蓝二,不,无可救药地爱上。

图片 1

文末魏婴听到一农夫在为调皮的儿子辩解:“你让他去吧,小男孩嘛,不都是喜欢谁就欺负谁,就想让别人看着他。”

图网侵删

闻言,魏婴笑容一凝。

又想起魏婴重归于世时两人在大梵山初遇,一曲《忘羡》令蓝湛识破身份,顾不上温宁,顾不上众多修士,紧紧抓住魏婴,两眼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似乎在说:是你吗魏婴?是你回来了吗?第一遍读时一略而过,只因蓝湛真的太镇定了吧。

他自己不知,他在年少时大概就是喜欢蓝二的。不然又怎么会万般叨扰,乐此不疲。

这可是他心心念念了十几年的人啊

而蓝二在年少时就已经知晓自己的心意,不论是心理学上的补偿心理(蓝二母亲自小爱逗他,与魏婴如出一辙),还是被魏婴独特的人格魅力吸引,总之,蓝二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坚韧地守护着魏婴,每次在魏婴的身边不经意路过,往往又被逗得拂袖而去,却又甘之如饴。魏婴修鬼道后,旁人都因他屠杀温狗有功而赞誉不绝,只有蓝二,忠言逆耳,心痛不已,怕他走火入魔,想将他带回云深不知处藏起来(与其父为保护其母而私藏一辈子如出一辙),就连作为当事人的魏婴都不知道自己已越陷越深,最后身殒其道。

可是后来我发现蓝湛是怕的。在确定魏婴身份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带他回云深不知处,现在想想,蓝湛不正是在履行十几年前他说出但没有做出的吗?

不夜天城大屠杀,魏婴受伤昏迷,蓝二强撑着用最后一点灵力将其送回住所,又与家族反抗。魏婴死后,更是走他走过的路,饮他饮过的酒,受他所受的伤,问灵十三载,逢乱必出,在他被献舍重生之后百般呵护,就算魏婴各种耍赖皮揩油是为了离开他他也坚持把他留在身边,最后,竟因为魏婴的表白全身僵直,又在他可爱的耍嘴皮中兀自绽放出微笑。

——“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藏起来……”

蓝二太聪明,聪明到早就知道那个撤掉自己抹额的男子就是他的终身;蓝二又太笨,就算魏婴不懂得自己的心意,他却也没看出来魏婴的痴缠便是心悦。

是怕魏婴现世再一次掀起血雨腥风还是怕他被世人认出而再一次身死魂消,恐怕只有蓝湛自己清楚了吧。

于是自以为是孤注一掷地相守,殊不知二人其实心意相通,心悦彼此。

后来,蓝湛追踪线索,与魏婴约定好在某个街角相见。我还记得那个灯火寥落、夜行无人的长街尽头的一抹白色身影,孤寂、落寞,也许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自怨自艾,以及蓝湛看到魏婴出现那一刻的表情,血丝满眼得甚至有些可怕,三步并作两步赶到他的身边,看到其腿上一大片恶诅痕时涩声道:“……我只离开了几个时辰……”向来神色如常雅正端方的含光君慌了,他承受不起再一次失去魏婴的痛苦了。

真的很心疼蓝二的固执,也为魏婴的年少惊艳。这两人的赤子之心,又是如何地相拥着。经过那些大起大落之后,魏婴想的是和蓝二归隐,他种地,蓝二耕织。想来也是美梦。

问灵十三载

这二人的爱情太过美好,纵使我第一次看到一本书后希望自己也是男子,并且希冀着也会有一个蓝二为我所困。

等一不归人

世事难料,也知晓自己并无这样的运气。故而郁郁寡欢。

——”忘机他小时候是子弟楷模,长大后是仙门名士,一生都雅正端方不染尘埃,这辈子唯一犯下的一个错误就是你!”

而今,一朝醒来已是秋,不羡鸳鸯只羡仙。

是啊,本该是端端正正淡泊如水的一辈子,就这样被魏婴毫不知情地闯入、占据,然后便再也剥离不开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50种方式走向你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想,蓝湛一开始是讨厌魏婴的吧。毕竟年少时两人初遇魏婴便在云深不知处的墙头当着蓝湛的面干掉了那坛天子笑,在藏书阁内又几次三番地骚扰他,送了一对兔子赔罪却仍要玩弄他一番。对于魏婴来说,逗弄一个能活得如此一本正经的人本就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了,又可曾想过,蓝湛波澜不惊的一颗心早已不似原来那般平静了。

后来屠戮玄武洞中再遇,云深不知处被烧,两人又被困洞中,皆是一身狼狈,蓝湛突如其来咬在魏婴手臂的一口真真是惊呆了我,这……这还是姑苏蓝氏那个从来都恪守清规戒律的人中君子吗?但仔细想想,这一口包含了多少情绪在里面啊,难过、心疼、埋怨、自责,会不会还有丝丝的心慌意乱和不知所措?

可惜,蓝湛一步步看着魏婴修炼鬼道,曾经明俊逼人的少年突然变得陌生起来,他不是没想过劝阻魏婴,可几次三番的当面痛斥和出手阻拦,总是令两人少得可怜的相见不欢而散。就算这样,蓝湛也明白,其实他还是那个魏婴,还是那个会为了他人而置自己于困境的少年。可最为遗憾的就是,那时的魏婴从未仔细琢磨过蓝湛的心思。

可鬼道毕竟是鬼道,必定是世人难容、万人唾弃,更何况,他想救的,是人人讨打的“温狗余孽”。所以此局无解,结果可想而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